流亡十九載,在位只八年,重耳能成就霸業,全因他有個作死的弟弟

2020-01-03 11:53 評論數:

  眾所周知,晉文公重耳是春秋五霸之一。他在位期間,拔擢賢能,始做三軍,聯秦合齊、保宋制鄭,勤王敗楚,是繼齊桓公之后,春秋時代第二個真正的霸主。

  不過重耳能成就如此功業,有很大的偶然性。如果不是因為他有一個不停做死的弟弟,他很可能會在外漂泊流浪一輩子,最終落個客死異鄉的下場。

晉文公的春秋霸業

  晉文公的這個弟弟就是夷吾。在重耳之前,夷吾當了年十四年晉國國君,是為晉惠公。不過他在位期間,不是在作死,就是在作死的路上。

  公元前645年年,因為晉惠公言而無信,屢次戲耍秦國人,兩國之間終于爆發了著名的韓原之戰,結果晉惠公戰敗被俘,最后雖然僥幸回到晉國,但幾年之后就郁悶的去世了,他的兒子圉雖然即位,但很快因為重耳回國,逃亡被殺。

韓原之戰

  韓原之戰,是春秋時期一場非常典型的大國會戰,伴隨這場戰爭的是大國崛起,聯姻妥協,寵妃亂國,公子逃亡,大夫弒君,*同伐異等等一幕幕精彩的歷史事件,這其中有承諾與背叛,得道與失道,更有無處不在的占卜和鬼神。今天金鱗就帶大家一起看看,這場對秦晉兩國影響極大的戰爭,是如何一步步展開,如何決戰,最終又如何收場的?

  01.戰爭起因之驪姬之亂

  韓原之戰最初的起因,是源于晉國的驪姬之亂。有句話叫“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”,這句話來形容晉獻公的幾個兒子也很恰當。司馬遷在《史記》寫道:

獻公子八人,而太子申生、重耳、夷吾皆有賢行。及得驪姬,乃遠此三子。

  因為驪姬的出現,申生,重耳和夷吾這三個本應互為對手的人,成了真正的難兄難弟。晉獻公號稱“并國十七,服國三十八”,自然是個狼人。不過自從有了驪姬和她妹妹這對姐妹后,就倒在了她們的溫柔鄉里。而驪姬也不含糊,先是設計逼得申生自殺,然后又把屠刀對準了重耳和夷吾。

劇照,侵刪

  重耳和夷吾這兩個人,雖然同父異母,但母親都是狐族人,也是一對姐妹花,重耳的母親是大戎狐姬,夷吾的母親是小戎子。眼看大哥申生被逼死,重耳和夷吾只好溜之大吉?!蹲髠鳌分杏涊d:

十二月戊申,縊于新城。姬遂譖二公子曰:“皆知之?!敝囟计?。夷吾奔屈。

  如果兩人不逃就只能和申生一樣,可不告而走就有了背叛君父的口實。晉獻公先是派人伐蒲,重耳只好再逃,奔翟。夷吾呢?自然也待不下去,他本來也想奔翟,但被身邊的謀士郤芮給勸阻了,《左傳》記載:

六年春,晉侯使賈華伐屈。夷吾不能守,盟而行。將奔狄郤芮曰:“后出同走,罪也。不如之梁。梁近秦而幸焉”,乃之梁。

  重耳在逃亡的過程中,身邊有狐偃、趙衰、顛頡、魏犨、胥臣等左膀右臂,夷吾自然也不可能是孤家寡人,他身邊這個叫郤芮的,也是相當厲害的角色,而且大有來歷。

重耳流亡圖

  郤芮是晉國公室之后,在晉獻公在征討翟人的過程中,郤芮的老爸叔虎奮勇向前,立了大功,晉獻公就把郤邑封給了他,于是他們一家就得了郤姓。后來叔虎的二兒子郤芮被封在冀邑,所以他又稱冀芮,衍生出冀氏一族,三兒子郤義則是郤至的先祖,衍生出溫氏一族。

  相比在翟貓著的重耳,郤芮的策略激進了很多,但很有效果。因為后來不管是夷吾還是重耳回國即位,都是靠了秦國的力量。

  02.戰爭起因之里克弒君

  重耳和夷吾在外貓了四年多之后,晉獻公終于掛了,他把幾個成年的兒子給逼得死的死逃的逃,臨終時指定小兒子奚齊即位,也算求仁得仁。晉獻公將奚齊托孤給大夫荀息,不過遺憾的是他所托非人。

  在晉國借虞道滅虢國的過程中,荀息計謀百出,為晉獻公所重用。不過荀息空有智謀,在軍中卻沒有實權,這托孤重任對他來說,有點難。

  晉獻公死后,荀息接連立了奚齊和卓子兩個國君,但都被軍中大佬里克和丕鄭給弒殺,把晉國攪得大亂的驪姬,也被里克用鞭子給打死了。荀息只好踐行了他的諾言,“以死繼之”。

  那么里克和丕鄭為什么如此對待驪姬和他的孩子呢?因為里克和丕鄭一直都是太子申生的擁躉,太子被驪姬陷害致死,作為太子黨的他們,此舉算是給申生報了仇,而且此時大部分晉國人也是支持他們的。

晉獻公三公子及其擁護者

  逃亡在外的重耳和夷吾,都在時刻關注晉國國內局勢的發展。晉獻公去世以及后來的亂局,他們自然很快就知道了,而且里克最先派屠岸夷找到重耳,讓他回國即位。

  此時的晉國,局勢撲朔迷離,重耳雖然有心回國,但跟隨在他身邊的謀士都是極有德行之人,尤其是舅犯,認為此時趁亂入國,必然不能長久?!秶Z》記載了舅犯的言辭:

重耳告舅犯曰:“里克欲納 我?!本朔冈唬骸安豢?。夫堅樹在始,始不固本,終必槁落。夫長國者,唯知哀 樂喜怒之節,是以導民。不哀喪而求國,難;因亂以入,殆,以喪得國,則必樂 喪,樂喪必哀生。因亂以入,則必喜亂,喜亂必怠德。是哀樂喜怒之節易也,何 以導民?民不我導,誰長?”

  相比重耳和他身邊的謀士相比,夷吾和他的謀士們則沒那么多顧慮?!秶Z》同樣記載了冀芮的言辭:

夷吾告冀芮曰:“呂甥欲納我?!奔杰窃唬骸白用阒?。國亂民擾,大夫無常,不可失也。非亂何入?非危何安?幸茍君之子,唯其索之也。方亂以擾,孰適御我? 大夫無常,茍眾所置,孰能勿從?子盍盡國以賂外內,無愛虛以求入,既入而后圖聚?!惫右奈岢鲆娛拐?,再拜稽首許諾。

  《國語》中的冀芮就是《左傳》中的郤芮,相比重耳黨的持重,夷吾黨十分激進,對于是否要回國即位,他們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。夷吾按照郤芮制定的策略,以割讓河西五城為條件,請求秦國護送他回國即位,又派人跟國內的里克和丕鄭談判,對兩人許官封地。

  秦晉兩國是姻親之國,秦穆公是晉獻公的女婿,此時兩國關系算是比較親善的,然而兩個都在圖謀崛起的大國,又有著本質的不可避免的厲害沖突。秦穆公對重耳和夷吾分別進行考察之后,放棄了眾望所謂的重耳,因為重耳賢名在外,如果幫助重耳得國,則晉國必將強大,成為秦人以后進軍中原稱霸的最大威脅。

  本著弱晉的目的,秦穆公答應了夷吾。與此同時,中原霸主齊桓公,對于晉國的內亂同樣感興趣,不過當他率領大軍到達晉國高粱附近時,得知秦軍已至大局已定,就返回齊國了,只留下大夫隰朋和秦軍會師,一起幫助夷吾入晉。

  在秦國和齊國的幫助下,夷吾終于回國即位,是位晉惠公。如果說作為晉國公子的夷吾,是及格乃至優秀的,但成為國君之后,卻立即開啟了自己的作死之路。他拼命的想保住自己的君位,但是做的越多錯的越多。

  03.局勢升級之同伐異

  新官上任三把火,新國君上位更是如此。晉惠公有很多事情要去做,比如要兌現對秦國的割地承諾,要兌現對里克和丕鄭的封地承諾。不過晉惠公沒干這些事,他干的事是殺人,第一個殺掉的就是里克。

  在是否兌現給秦國的承諾上,晉國的朝堂上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,里克和丕鄭認為不能對秦國背信棄義,但夷吾的親信郤芮和虢射卻認為此一時彼一時,既然現在已經當上國君了,河西五城可以不用給秦國了,他們還攻擊里克和丕鄭有私心,是為了得到夷吾當初許諾的封地。

晉惠公即位前的承諾

  里克和丕鄭是太子申生舊黨,又是軍中大佬,晉惠公自然對這兩人不放心,而郤芮和虢射作為晉惠公上位的功臣,對太子黨也是敵對態度,于是里克和丕鄭的處境變得極為尷尬,他們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感覺??纱藭r的他們已經連續殺了兩個國君和一個大夫,雖然是打著為太子申生復仇的旗號,但畢竟違背了晉獻公的遺命,他們還能在殺一個國君嗎?

  晉惠公派丕鄭出使秦國,一方面是為了孤立里克,另一方面則是把賴賬這個燙手山芋丟出去。不過丕鄭欣然領命,因為他有自己額想法,那就是去秦國為自己找出路。不過他前腳剛走,里克就被殺了,消息傳到他耳朵里,他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了。

  到了秦國之后,丕鄭對秦穆公說夷吾不遵守諾言,實在該死,希望秦國能迎重耳歸國。秦穆公被晉惠公耍了,自然是惱羞成怒,也就答應了他,并且還派使臣冷至一起回了晉國,企圖誘殺晉惠公身邊的郤芮和虢射等人。

  不過郤芮不是吃白飯的,當他看到從秦國回來的丕鄭有些反常,就意識到丕鄭和秦使來者不善,于是一不做二不休,舉刀將丕鄭給殺了,而且連同丕鄭和里克的同黨,即所謂的七輿大夫全都殺死了,只有丕鄭的兒子丕豹出逃到秦國。

  如此*同伐異,晉惠公和他的親信自然在國內造成極大的恐慌和不滿,雖然此時的晉國人暫時不敢反抗,或者不想反抗,因為晉國實在經不起折騰了,但他們肯定已經很不爽了。

  04.局勢升級之背信棄義

  春秋時期,新國君即位是要經過周天子冊封才算數的。晉惠公即位之后,周天子派召公和內史過對晉惠公進行冊封,但是晉惠公卻“受玉惰”,應該就是態度傲慢,沒有給與相應的禮節。不禮敬天王使者沒什么大不了的,畢竟此時周天子已經成為一個擺設,但得罪秦國則是妥妥的作死了。

  晉惠公的背信棄義,秦穆公忍了,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讓他實在不能忍了。魯僖公十三年冬天,晉國發生饑荒,派人向秦國去買米,秦穆公和大臣商討之后,本著人道主義精神,組織了聲勢浩大的“泛舟之役”,把米運到晉國,解了晉國的燃眉之急。

泛舟之役,配圖來自網絡,侵刪

  到了來年,也就是魯僖公十四年冬天,秦國又發生了饑荒,但晉國獲得了豐收。秦人的第一選擇肯定是找晉國買米,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,晉國竟然不賣。對于是否要賣米給秦國,晉惠公和手下大臣也確實激烈爭論了一番,《左傳》記載:

慶鄭曰:“背施無親,幸災不仁,貪愛不祥,怒鄰不義。四德皆失,何以守國?”虢射曰:“皮之不存,毛將安傅?”慶鄭曰:“棄信背鄰,患孰恤之?無信患作,失授必斃,是則然矣?!彪缴湓唬骸盁o損于怨而厚于寇,不如勿與?!睉c鄭曰:“背施幸災,民所棄也。近猶仇之,況怨敵乎?”弗聽。退曰:“君其悔是哉!”

  請記住慶鄭這個人,這是慶鄭第一次勸諫晉惠公,他認為此時對秦國落井下石不道義,會激怒秦國,但晉惠公的舅父虢射,卻認為先前既然已經把秦國得罪了,兩國早就成了敵對之國,早晚要干一架,此時再把糧食給秦國,豈不是傻子?還不如一條道走到黑算了。

  虢射傻嗎?他一點也不傻!魯僖公八年,在晉對狄的采桑之戰中,虢射表現英勇大敗狄人,而且還要“宜將剩勇追窮寇”,將狄人徹底消滅,但是被里克拒絕了。那時的虢射憤憤不平的說:“期年,狄必至,示之弱矣。”果然,沒過多長時間,狄人就來攻打晉國,虢射一語中的。

  由此可見,虢射并不是一個沒有頭腦的憨憨,而是有勇有謀,不過他是晉國軍中的鷹派,是那種不服就干的好戰分子,所以對所謂的外交手段不屑一顧,而且作為跟隨晉惠公多年的有功之臣,對里克,慶鄭之類的人有著天生的敵意。

  05.宿命之戰之占卜和鬼神

  秦晉韓原之戰之所以最終爆發,當然是因為晉國人拿秦國人當猴耍,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耍,承諾的河西五城不給還情有可原,可你家鬧饑荒,我借糧給你,我鬧饑荒你竟然不借,這實在是欺人太甚了,不打一架實在是說不過去。不過,這場戰爭除了上面兩個表面上看得見的原因,還充滿了很多神秘色彩。

秦晉之好

  秦穆姬是秦穆公的夫人,是晉獻公的女兒,也太子申生的親姐姐,她和太子申生都是齊姜生的。秦穆姬出嫁的時候,晉獻公讓史蘇進行占卜。

  占卜的結果很不吉利,而且還精準預言了秦晉之間將會發生一場戰爭,戰爭的結果是秦國勝晉國敗,甚至預言了晉國國君的命運,“寇張之弧,侄其從姑,六年其逋,逃歸其國,而棄其家,明年其死于高梁之虛”。

  不過,晉獻公是個不認命的人,雖然占卜不吉,他還是將女兒嫁給了秦穆公。夷吾之所以能夠回國即位,秦穆姬應該是吹過枕邊風的。

  在晉惠公回國繼承君前,作為姐姐的秦穆姬,曾囑托他照顧已故太子申生的夫人,賈君,并且希望他把晉國的公子們都接回國內,打破晉國無公子的狀態,以強化公室力量。

  不過晉惠公這個狼崽子回國之后,不但不感激秦穆公,還把她的話當成耳旁風,不但“烝于賈君”,也就是把賈君照顧到了床上,也沒有接納公子回國。

  穆姬知道后,自然十分怨恨這個弟弟。夷吾的荒唐舉動,不但讓秦穆姬不爽,讓已經死去的申生也從棺材板里爬了出來?!蹲髠鳌酚涊d了這件離奇的事情:

秋,狐突適下國,遇大子,大子使登,仆,而告之曰:“夷吾無禮,余得請于帝矣。將以晉畀秦,秦將祀余?!?/span>

  原來,晉惠公為了安定晉國人心,命人改葬了太子申生,又派狐突去祭奠他。但因為夷吾霸占了賈君,申生的靈魂自然不會領他的情,于是上奏天帝,讓秦國滅掉晉國,然后讓秦國人來祭祀他。狐突于是勸說申生,說“神不歆非類,民不祀非族”,申生答應了他,并且降低了對晉國的懲罰力度,那就是在秦晉韓原之戰中被戰敗。

圖片來自網絡

  和晉文公重耳流亡十九年相比,晉惠公在梁國的時間不算長,前后不過四年。不過在這四年里面,他也沒閑著,完成了娶妻生子的任務,不過他生的兒女,也是不祥之人,《左傳》記載:

惠公之在梁也,梁伯妻之。梁贏孕,過期,卜招父與其子卜之。其子曰:“將生一男一女?!闭性唬骸叭?。男為人臣,女為人妾?!惫拭性秽?,女曰妾。及子圉西質,妾為宦女焉。

  這段話什么意思呢?就是說夷吾在梁國娶了個老婆,但過了十個月還沒生,就找了卜招父和他的兒子來占卜,卜招父的兒子說梁贏懷了雙胞胎,卜招父又說生的兒子將當“臣”,女兒將為“妾”,而臣和妾是奴仆的意思。

  于是,夷吾為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分別取名叫圉和妾,想來這應該是春秋時起名的一種習俗,故意起這樣的名字,以避免他們的命運真的如占卜那樣。不過命運這事真的很難捉摸,想逃是逃不掉的。

  韓原之戰的前一年,也就是魯僖公十三年,《左傳》還記錄了一件事情:

秋八月辛卯,沙鹿崩。晉卜偃曰:“期年將有大咎,幾亡國?!?/span>

  06.決戰前夕上下異心

  秦穆公伐晉之前,讓卜徒父進行占卜,結果是大吉,而且能夠活捉晉君,于是秦穆公人大起三軍,帶著帶著必勝的信念出征了。秦穆公和百里奚親將中軍,西乞術、白乙丙保駕,公孫枝將右軍,公子縶將左軍,共車四百乘,浩浩蕩蕩,殺奔晉國來。

秦晉韓原大戰形勢圖,圖片來自網絡,侵刪

  果然,秦人勢如破竹,三敗及韓,過了黃河,打到了韓原這個地方。晉惠公知道自己得罪了秦國,眼看秦軍已經兵臨城下,自然不會坐以待斃,于是跟群臣討論對策。相比秦穆公的從善如流,晉惠公就是個棒槌,而且整個晉國朝堂也是一個大型互懟真人秀。

  晉惠公首先問大夫慶鄭的意見?慶鄭是個非常有意思的人,見識不凡,三觀也比較正,但是有點傲。在前面是否借糧給秦國的時候,他的意見是不能落井下石,但被虢射給懟了,晉惠公最終也沒有聽他的。此時晉惠公求錘得錘,慶鄭也是憋了一肚子氣,當場就懟了晉惠公,說:“你當初不聽我的,我現在能有什么意見呢?沒意見!”

  晉惠公是個要面子的人,被慶鄭懟的無言以對,罵他無禮,可接下來的事情更有意思。春秋時期的戰爭,國君大都是要親自下場參戰的,這種打到家門口的戰爭,更要當仁不讓。晉惠公于是占卜他的車右,可占卜的結果很尷尬:除了慶鄭,其他人都不吉利。

春秋時期戰車示意圖,一名御手,一名弓箭手,一名持有長兵刃的武士

  晉惠公早就對慶鄭不爽了,寧愿違背占卜結果也不用慶鄭,而且還用了來自鄭國的小駟來拉戰車,僅僅是因為這種小駟平時跑起來平穩一些。

  慶鄭見狀再次進言:“國君,你不讓我當車右就算了,還用鄭國的小馬拉戰車,這種馬不熟悉本國水土,生死之際會因恐懼而進退不能,你這不是找死嗎?”可此時的晉惠公已經有些癲狂了,他既然不用慶鄭這個人,也就不可能聽他的話,否則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嗎?

  晉惠公出兵迎戰秦軍,讓大夫韓簡去偵查秦軍軍情,韓簡回來后說了一通喪氣話,大體就是秦軍人數雖然不多,但是秦人被晉人的幾番戲耍,對晉國恨之入骨,同仇敵愾斗志昂揚,晉國兇多吉少。

  晉惠公聽了,說了句大義凜然的話:“一夫不可狃,況國乎”,然后和秦穆公下了戰書,對他姐夫說自己雖然不才,但還是能夠率領晉國將士眾志成城,打敗侵略者。如果你還不趕緊逃走,就別想回去了。秦穆公自然不會示弱,派公孫枝回復晉惠公,《左傳》記載如下:

君之未入,寡人懼之,入而未定列,猶吾憂也。茍列定矣,敢不承命。

  上面這句話不太好理解,有好幾種說法,但金鱗以為應該是下面這個意思:夷吾你這狼崽子廢話太多了,我之前還擔心你不敢應戰直接投降,因為那樣就沒辦法教訓你了,現在你既然列陣已畢,就等著姐夫好好教訓你吧!

  07.大決戰之得道多助

  九月壬戌,秦晉這場醞釀了許多年的戰爭,終于在韓原展開。秦穆公和晉惠公分別在龍門山下列陣以待。時辰一到,雙方中軍各自鳴鼓進兵。

兩軍對壘,圖片來自網絡

  晉國這邊屠岸夷恃勇,殺入陣中,和秦將白乙丙廝殺在一起。晉惠公見屠岸夷陷入陣沒有出來,急命韓簡和梁繇靡引軍沖秦軍左,自引家仆徒等沖秦軍右。

  奈何晉惠公的小駟未經戰陣,剛入戰陣就被嚇傻了,不聽指揮瞎跑一通,把戰車陷到泥濘水溝之中出不來了。危機時刻,慶鄭的戰車從旁邊經過,晉惠公趕緊求救,慶鄭見狀氣不打一處來,問了一句“虢射何在”后,竟然駕車走了。

  晉惠公情況危機,秦穆公也不好過,他被韓簡和梁繇靡的兩輛戰車夾攻,眼看就要被捉,正在哀嘆“天道不公”的時候,突然不知道從哪來來了一群野人,將韓簡與梁繇靡纏住。原來,這群曾經偷吃秦穆公戰馬的野人,被秦穆公仁德感化,危急時刻挺身而出,解救秦穆公。

古代戰車

  此時,慶鄭也駕車趕來,對兩人大喊國君被困,趕緊去救。韓簡與梁繇靡聽了,只好駕車趕去救晉惠公。不想此時的晉惠公,已經和家仆徒、虢射,步揚等人,被公孫枝擒獲了。韓簡和梁繇靡見狀只好束手就擒,一起陪著晉惠公當俘虜了。慶鄭見晉惠公被抓,自己駕車回了晉國。

  韓原大戰,以晉國國君被擒而結束。秦穆公帶著被擒的晉惠公凱旋回國。晉國的大夫們“反首拔舍從之”,也就是說秦穆公并沒有抓他們,但他們卻自愿跟在秦軍后面,表示要和晉惠公同甘共苦,想象一下,這一幕還是很感人的!

  08.戰后談判之割地委質

  晉惠公被帶回秦國,等待他的命運是什么?那些被晉惠公戲耍了幾番的秦人,肯定是殺之而后快。但無論何時,殺一個國君的都不是一件小事,不管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。首先站出來的反對的是秦穆姬,《左傳》記載,秦穆姬得到消息后,穿著喪服,帶著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跪在高臺的材堆上,威脅秦穆公,說:

上天降災,使我兩君匪以玉帛相見,而以興戎。若晉君朝以入,則婢子夕以死;夕以入,則朝以死。唯君裁之。

  秦穆公自然考慮過殺晉惠公以泄憤,并且用來祭祀祖先,但他不能不顧及夫人的死活,不得不顧及兒子和女兒的死活,而且他也并非弒殺之人。不過以公子縶為為代表的秦國大將,都主張殺了晉惠公,說如果不殺,他們肯定圖謀報復,不如殺之。

  秦穆公思前想后,還是覺得殺晉惠公是“背天地”之舉,背天地之人會引發天地“重怒”,不祥。大夫子桑也站出來,說了一個折中的主意,那就是“歸之而質其大子,必得大成。晉未可滅而殺其君,只以成惡。

  晉惠公的命是保住了,但此時他也徹底泄氣了。他派郤乞回國,委托呂甥對國人說,自己就算歸國,也沒臉再當國君了,讓他們輔助太子即位,發憤圖強好了。不得不說,晉惠公雖然作死,但他身邊確實也人才濟濟,這個在歷史上名字特別多的呂甥,也是個非常厲害的人。

  在國君被擒的困境之下,呂甥作爰田,作州兵,很快將晉國局勢穩定下來。緊接著,他又到秦國王城和秦穆公談判,憑借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,終于讓秦穆公放下戒備,將晉惠公釋放回國,而這段言辭就是被選入《古文觀止》的《陰飴甥對秦伯》。

《陰飴甥對秦伯》筆記,來自網絡,侵刪

  09.戰后影響之忍辱偷生

  雖然晉惠公說自己有辱祖宗社稷,但回國之后,他還是繼續當他的國君,不過遭遇此番大辱之后,他老實了很多,除了將本來就該河西之地乖乖奉送給秦國,還把太子圉和女兒妾都送到了秦國。秦國為了讓太子圉安心,把女兒嫁給了他,又把占領的河東之地還給晉國。

懷嬴,配圖來自網絡,侵刪

  不過有一個人不得不再次被提及,那就是慶鄭。晉惠公之所以被擒,秦穆公之所以能凱旋,很大原因是因為慶鄭,晉惠公回來如何處置他?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。晉惠公回國之前,有人勸慶鄭逃跑,但慶鄭卻拒絕了,他說自己“陷君于敗,敗而不死,又使失刑,非人臣也”,既然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欠妥,當時又為什么那么做呢?

  金鱗以為,慶鄭給晉惠公提過多次建議,但都被晉惠公否決,還把他定義為“秦黨”,自然心有不甘,他實在有理由做他認為對的事情:那就是讓晉惠公親身經歷一下不聽自己的話到底是什么下場?以證明他自己的判斷。

  或許慶鄭真的希望晉惠公被秦人殺死,然后晉國可以另立明君,比如重耳,那樣的話他也就有了施展自己才華的 空間。但讓他沒想到的是,晉惠公竟然被秦人給完好無損的給送了回來,繼續當他的國君,而他也就沒有活著的理由了。他可以逃走嗎?當然不可能,因為他并不想做一個背叛晉國的人,那樣的話豈不坐實了自己“秦黨”的嫌疑。

  從魯僖公十七年到魯僖公二十三年晉惠公去世,這六七年的時間里,晉惠公很低調,整個晉國也很低調,《左傳》幾乎沒有記載任何有關晉國的事情,除了在秦國做人質的太子圉逃回晉國?!蹲髠鳌酚涊d:

晉大子圉為質于秦,將逃歸,謂嬴氏曰:「與子歸乎?」對曰:「子,晉大子,而辱于秦,子之欲歸,不亦宜乎?寡君之使婢子侍執巾櫛,以固子也。從子而歸,棄君命也。不敢從,亦不敢言?!顾焯託w。

  大子圉之所以逃回晉國,是因為得到了父親晉惠公病重的消息,害怕自己孤身在外失去君位,但他的這種行為無疑又得罪了秦國。從秦國的立場來看,太子圉拋棄了妻子,拋棄了秦國,和他父親一樣背信棄義,自然也是作死。

  逃回國內的大子圉在晉惠公死后,即位,是為晉懷公。不過他干的第一件事,竟然和他爹一樣,也是殺人,而且殺的事德高望重的狐突,他名義上的外祖父。理由是狐突的兒子狐偃狐毛,都跟著逃亡在外的重耳,而重耳又是他君位是否穩固的最大威脅。于是,親身經晉獻、惠、懷、文四位國君的大夫卜偃,選擇稱疾不出,還說了一句話:

《周書》有之:“乃大明服”,己則不明而殺人以逞,不亦難乎?民不見德而唯戮是聞,其何后之有?

  10.王者歸來之重耳回國

  晉惠公背信棄義一意孤行,導致韓原大敗,自己和君臣被俘受辱不說,還讓晉國元氣大傷,不但割讓大片國土給秦國,他的兒子圉入秦為質,都是奇恥大辱,在晉國的歷史上絕無僅有。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,晉惠公自然要負主要責任,他心胸狹窄,對內黨同伐異,排除異己,造成群臣不謀,上下異志,對外背信棄義,惹怒強臨,最終不得不吞下這種惡果。

  韓原之戰的慘敗,造成的惡果不單單是割地和太子入質,更嚴重的是把國內的階級矛盾更加激化起來。雖然以呂甥為首的晉國大夫,采取了“作爰田,作州兵”的政策,用來撫慰晉國陣亡將士,恢復軍力,但這些都是權宜之計。

  心有不甘的晉國人,心中還存有一個希望,那就是流亡在外的重耳。在外流亡了十九年的重耳,此時正在楚國。周游列國的他早已賢名在外,如楚成王所言:

晉公子廣而儉,文而有禮。其從者肅而寬,忠而能力。晉侯無親,外內惡之。吾聞姬姓,唐叔之后,其后衰者也,其將由晉公子乎。天將興之,誰能廢之。違天必有大咎。

  因為秦國想要報復晉懷公,就來楚國邀請他到秦國,要助他回國。在楚成王的幫助之下,重耳先到了秦國,秦穆公把五個秦國宗室女子嫁給了他,其中還有晉懷公的妻子懷嬴。在秦國的扶持之下,重耳終于歸國即位,成為歷史上的晉文公。

  重耳即位之后,晉懷公出奔被殺與高粱,呂甥和郤芮這兩個晉惠公的死忠,制造了一場大火,企圖燒死晉文公,但是沒有成功,逃到黃河邊上,被秦穆公誘而殺之。

配圖來自網絡

  最后,當我們復盤從驪姬之亂開始的晉國亂局,會發現韓原之戰是那樣的關鍵,正是因為這場慘敗,才讓晉文公重耳有了回國即位的可能。韓原之戰是同時崛起的秦晉兩個大國之間,必然會爆發的一場戰爭。驪姬之亂給晉國帶來的動亂成為這場戰爭的最大的原因,因為秦國想趁亂控制晉國,而晉惠公背信棄義倒行逆施正好成了這場戰爭的導火索,也成了他覆亡的原因。

  人和人果然不一樣,周游列國十九年,歷盡苦難的重耳,王者歸來,僅僅用了八年時間,就把晉國從戰亂中解救出來,在城濮之戰中一戰成名,稱霸天下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除了赚钱别的没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