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埔四期出身的他叛變后遭鋤奸,腦后中三槍竟是從一個彈孔中打進

2020-01-03 12:56 評論數:

  1929年11月11日深夜,上海市霞飛路附近一處宅院的門前,隨著幾聲槍響,一個穿黑色西裝的人當場命歸西天。當大批法國巡捕和偵探趕到時,人群早已散去,只剩下包括穿黑色西裝者在內的幾具尸體……

  那個穿黑色西裝的人名叫白鑫,他的死,罪有應得。

  白鑫是湖南常德人,1926年3月被錄取為黃埔四期學生,和林彪、劉志丹、段德昌、曾中生等是同學。

  黃埔軍校畢業后,白鑫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,之后隨起義軍經贛南、閩西,撤退到廣東海陸豐地區,同彭湃領導的農民起義軍匯合,白鑫是彭湃屬下一個團的團長。

  不久,彭湃奉命到上海出任中央農委書記兼江蘇省軍委書記。時任中央軍事部部長的楊殷,決定讓白鑫當彭湃的秘書。

  我們都知道,方志敏同毛主席、彭湃一起被公認為“農民大王”。方志敏從事農民運動比澎湃晚幾個月,比毛主席早幾個月。

  彭湃,是我黨第一個從事農民運動的早期領導人,功勛卓著。

  這個楊殷,當時的地位還在周恩來與彭湃之上。在1928年召開的中共六屆一中全會上,楊殷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、中央政治局常委候補委員。為加強黨的軍事工作,此時黨中央決定恢復中央軍事部,由楊殷擔任部長,委員有周恩來、項英、顏昌頤、彭湃和關向應。

  1929年10月17日,中共中央在《目前軍事工作計劃大綱》中,明確指出中央軍事部是中國共產黨的最高軍事領導機構。

  白鑫的住處成了黨的一個重要的聯絡地點。

  江河長流,大浪淘沙。大革命失敗后,白鑫早已被敵人的白色恐怖嚇破膽。他通過在南京被服廠當廠長的哥哥,聯系上了國民黨上海黨部情報處長范爭波。為了邀功請賞(獎賞為一輛小車和五萬元),他提出能幫助國民黨抓到伍豪(周恩來化名)、彭湃等共產黨要人。

  范爭波喜出望外,與白鑫暗中定計,借中共中央軍委開會的時候,來個一網打盡。

  1929年8月24日上午,白鑫接到彭湃的指示:下午3時在白鑫的家召開軍事委員會會議。

  白鑫估計周恩來、楊殷、彭湃定會出席會議,于是和其妻做好會前準備后,便借口胃病發作,外出向國民黨的上海公安特派員范爭波告密。

  當天下午4時,楊殷、彭湃和上??偣笨傊笓]張際春、中央軍事部委員兼江蘇軍委委員顏昌頤、江蘇省士兵運動負責人邢士貞等聚集在滬西新聞路經遠里12號白鑫家的二樓開會,被法租界的巡捕和上海公安局逮捕。

  周恩來因臨時有其他更重要事情要辦,請假未能到會,躲過了此劫。

  楊殷、彭湃等人被捕后,周恩來當時決定出動特科全部會打槍的人,在敵人押送彭湃的途中截車,可惜負責運槍的人用車將手槍送到時,槍上的潤滑油沒有擦去,大家用煤油將其洗凈后,再裝扮成拍攝電影外景的隊伍前往預定地點,卻已經錯過了時間。

  8月30日,蔣介石親自下令秘密槍殺彭湃、楊殷、顏昌頤、邢士貞四人。

  楊殷臨刑時一如往日鎮靜自若,笑著說:“朝聞道,夕死可矣!”

  彭湃說:“為了我們的子子孫孫爭得幸福的生活,就是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”。

  顏昌頤、邢士貞亦堅貞不屈,慷慨赴死。

  四烈士高呼口號,英勇就義。

  事發后,周恩來和負責中央特科的陳賡通過多種渠道了解到,黨內出了叛徒。這叛徒就是白鑫!

  周恩來流著淚水起草了告人民書,并提出“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!”

  同年11月,專殺叛徒的我黨特科“紅隊”在霞飛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擊斃了叛徒白鑫和保護他的特務。法醫檢查尸體時,發現白鑫腦后所中來自不同方向的三槍竟是從一個彈孔中打進!

  我黨特科鐵血鋤奸的威力,使叛徒特務們喪膽,此后很久不敢隨便上街活動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除了赚钱别的没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