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是諜報組長,含冤被流放,至今下落不明,兩任丈夫命運也各異

2020-01-03 12:57 評論數:

吳先清(1904—1938),浙江臨海人,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曾任中共上海區委婦女委員會委員、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諜報組組長。

1935年6月在東京從事情報工作的吳先清因身份暴露回到上海,而此時的上海也非久留之地,中共黨組織考慮她的安全安排她去蘇聯。

1938年蘇聯肅反擴大化,吳先清因去過日本,被當作"日本間諜"逮捕,下落不明,年僅34歲。 

她是諜報組長,含冤被流放,至今下落不明,兩任丈夫命運也各異

  首任丈夫也是共產黨員,不幸犧牲

  1924年下半年,20歲的吳先清與同為中共黨員的宣中華結為伉儷。

  結婚后,吳先清和宣中華一起在上海從事工人運動,十分艱苦。

  兩人合穿一件棉衣,一人外出穿上棉衣,另一人只好在家中坐在被子中等。

  1925年冬,吳先清被黨組織派去蘇聯學習。她的孩子才出生12天。她走后,孩子因為無人照顧,沒滿月就夭折。

  1927年4月,宣中華在上海犧牲。

她是諜報組長,含冤被流放,至今下落不明,兩任丈夫命運也各異

  只身救下第二任丈夫,后成軍工泰斗

  后來,吳先清在莫斯科東方大學與同學劉鼎結婚,并于1929年冬同時回國。

  吳先清由中共江蘇省委分配在浦東地區做女工工作,1930年夏調入中央特科,在劉鼎領導下做情報上作。她曾利用自己家鄉的特產—黃巖蜜橘,在小街巷口開設一月水果店,為秘密工作作掩護。

  那時劉鼎負責以無線電與各有關部門聯絡,吳先清負責收藏、傳送中央文件和情報,夫妻倆一個在小樓上工作,一個在店面'做生意',配合得很好。吳先清具有秘密工作者特有的工作能力和靈活性,她利用敵人營壘中的'關系'開展工作。

  1930年,吳先清調中央特科工作不久,她的弟弟吳全源由浙江陸軍監獄獲保得釋,到上海來找她。吳先清與弟弟長談中,知道他的被釋放是得到身兼國民黨上海市黨部委員、國民黨社會調查處專員等要職的陳寶燁的擔保。陳寶燁還保薦她弟弟在反動當局發行的《新生命》月刊任總務主任。

她是諜報組長,含冤被流放,至今下落不明,兩任丈夫命運也各異

  吳先清想利用這一關系來開展工作,征得陳賡同意后,把黨的秘密聯絡站,設在該刊發行處的樓上。她通過與陳寶燁的'密切'交往,設法從其周圍的重要人物中,獲得國民黨內部的一些秘密和大量重要情報,特別是對一些被捕人員在押期間的表現,了解得一清二楚。她曾通過另外一些重要關系,為賀龍的部隊弄到一批軍火。由于國民黨對黃浦江的嚴密封鎖、監視,賀龍派來接應的船只到不了江邊,沒能成功。

  1931年10月劉鼎被捕后,吳先清在潘漢年領導下工作,同時負責與獄中的劉鼎聯絡。她到南京探監時,還利用上層社會關系巧妙地向劉鼎傳達了黨組織的指示,使他以后得以取保獲釋。但她同劉鼎以后再沒有見過面。

  解放后,劉鼎成為了我國著名的軍工泰斗。

她是諜報組長,含冤被流放,至今下落不明,兩任丈夫命運也各異

  被誣為"日本間諜"蒙冤被捕,此后下落不明

  1933年,吳先清經中共中央批準,調往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任諜報組長,曾到日本東京工作。她"在不懂日語的情況下,獨自大膽地跑到人地生疏的東京來的勇敢精神',令人敬佩。

  1935年9月吳先清又到莫斯科,改名羅莎·拉庫洛夫,入馬列學院學習。不幸在她學習期滿結業后等待分配工作期間,碰上蘇聯肅反擴大化。

  1937年11月間,吳先清被誣為"日本間諜"蒙冤被捕,流放到西伯利亞去做苦役,從此再無她的音信。這年吳先清年僅33歲。

  后有傳聞說她在勞改時客死他鄉,也有說是秘密處決。

  31年后,也就是1978年,經國家安全部、臨海市委黨史研究室及許多老同志的努力,吳先清終被定為"因公犧牲"。

1984年6月,國家安全部《關于吳先清革命歷史的調查情況》稱:"吳先清參加我黨后,為我黨和共產國際從事情報工作,在艱苦的革命斗爭中,為革命事業作出了貢獻,是一名忠誠的共產黨員。"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除了赚钱别的没用